June 22, 2021

凭吊哪些旧时代陪伴我的硬件玩具

1989年 家里是不可能买得起PC的,得益于老母亲在本市的微机厂,它的国产仿制机型长城0520ch可以运行appleII上几乎大部分软件的机型长城0520ch  可以玩到乒乓球和警长与盗贼,dos 2.0终端 ,不过幼儿园的小朋友时的我只当是一台大街机 卡片被收走就没得玩儿了 看到过黑底绿字的字符界面和打孔式样的显示器替代品 针孔代码纸 跑的什么码就不知道了,也许那个时候苹果就种下让我在叛逆青春期对其充满了莫名好感的因子实在是很奇怪。我今天如此讨厌苹果

1996年 捡漏搞到一台国产人家不要的pentium120Mhz 被超到135Mhz  不知名Sis芯片组只能用2根16M edo ram,同时期别人用的pentiumII 266Mhz  用这货没学到什么鸟东西 勉强可以运行win98,卡卡的,win95倒是挺流畅,游戏有星际1,猎杀潜航,雷曼以及三国群英传,FIFA98只能跑软件模拟,因为当时我这台奔腾一不支持MMX,二显卡也不带3D加速,鬼知道是什么VGA卡,连他妈看个DVD都能卡到死,直到98年不记得哪里巴拉到一块MPEG2解压专用加速卡,上面他妈的还有64M sdram,比他妈的我的主机内存还大,但是除了解码播放DVD其他程序完全访问不到用不上

2001年 东拼西凑捡垃圾到了图拉丁赛扬1G 钉在一篇技嘉815ept上 sdr 装了一条KINGMAX1G 一条micron2G的 好在都能开150MHz 图拉丁勉强跑1.5G不是很稳 一直用到大专毕业 学了点pascal和basic,打了无数场war3 compain,独显是AGP2X geforce2mx 440 sdr  ,主要是跑winxp, 同期的大家经典设备包括划时代的athlon 1ghz +ddr ram;当时voodoo2 banshee已经跌破发行价原因是voodoo3的效能表现不如预期。一块voodoo3比他妈我整台计算机都贵 去他妈的。

2006年 有了打工零钱 搞到了一片MCP51带geforceMX集显的主板 装上了单核的Athlon64 x2 主频 2G , 可以稳上2.4G且DDR2可以到 ddr400 ,我当时一根kinstone普条后来更新到 x2 5000+的时候换了4根金邦Geil ddr400,图形性能飞跃 当时插满4根2G后觉得 win7也是可以随便用 ,同时代 一直也没插过显卡。当时觉得游戏GTAIII SA最低特效都可以玩。 同时期流行的平台core第一代已经在移动平台问世,血贵 但是IPC比athlon x2就快很多,所以很短的时间内 我呢 丢掉了 这套C51G;

2008年 在别人开始玩4核心的扣肉的时候捡了别人淘汰的酷睿E8600,C51G整套平台换了张垃圾7600GT显卡还是pci-e的,2样大头在P35主板上加起来功耗比我丢掉的C51集显功耗还低,难怪大学时寝室里我要交的电费总是比其他人夸张。AMD从此走向了新一波的衰落,主要也是朋友升级了当时的ati卡簧5970,在台积电地震停产前抢到了算是狗屎运。当时内存品质很低,价格波动巨大 ddr2售价爆跌,因此用了2根烂便宜的ddr667超到ddr800,扣肉同步 4G随便上 就是温度有点爆炸,玩游戏时不时冲到90多度,电源还是老航嘉350 atx2.0,后来带到负载仪上实测交叉负载最大12V 能输出260W, 加上5V一起算可以负载280W,标称320W额定输出整整虚标了40W,奇迹般地活到了2011,靠着这颗扣肉不但爽玩各种游戏,还用上了macOS x的第一个x86/powerPc hybrid的版本雪豹 ,为了解决驱动和常用app,开始看了c语言和linux的入门操作等资料,方便排错; 同时期流行平台包括qx9650,以及入门级hdet平台nahalem的第一代i7 920

2009年 短暂地践行了把扣肉e8600放在英伟达780i Sli 烤肉炉折腾了半年这样的白痴行为后,主板是EVGA的我现在还留着当收藏。发热和功耗炸裂的高 ,主频是上不了4G的,但是内存控制器奇怪很容易上高频500,也就是等效ddr2 1000,后来换海韵700W电源后勉强上4G只能跑分,跑游戏并不稳定。很遗憾的扣肉也被我淘汰给爸爸当股票机了 当然用回了老P35上。这一年我大出血2K5地买了技嘉的X58-UD7,你没看错就是带水冷头地x58主板并且烤的是i7-920香喷喷的扣肉。显卡我升级到了gtx285,当时fermi就要新出了,便宜又大碗儿,硬肛4870x2,在大多数游戏不支持sli和crossfire场景下都不落下风。同时代这一年我用上了最流行的平台,玩的都是主流的东西,2大红绿厂商的显卡激烈竞争让高端显卡卖起了主流价格,时代的幸与不幸~ 当时主流软件对超线程支持稀烂,完全没办法利用多核提高并行运算的效能,我通常玩nahalem都是直接关掉Ht,怼上4.2Ghz并且叫自己臭打游戏的

且linux也开始熟练并且不需要GUI,第一次租用了国内的云服务器,当时应该是叫世纪互联搞得据说就是一堆atom集群搭建的linux博客托管物理机不是虚拟机哦 核心多内存大,速度是真的拉跨,但是托管小网站真的不叫事儿。这段时期接触了简单的sqlserver操作 学了点点t-sql语言和java,会写了点娱乐用的图书馆借书系统和带寄存器功能的6位数的计算器。学完最后老师还教我们用java swing搞出了一个图形化16x16个格子的扫雷游戏.当时觉得自己有点牛吹上了天。后来靠和厂商的良好关系,被与厂商合作的媒体行销大佬赠送了一颗xeon 5600系列的双路cpu,这还是一颗4核心8线程架构与nahalem一致的cpu只不过用上了与最新sandybridge一样的32nm制程,我没有双路主板 把它怼在x58 ud7上不但能开机识别,功耗还比我的i7-920略低了几瓦,主要是默认主频就很高,完全不需要超频 主要是电脑开始工作干活 ,也不兴超频这档子破事儿了。况且后来这块x58主板的北桥估计是有毛病了 著名的3通道掉通道这事儿让我对HDET平台的脆弱性得出了清醒的认识。

2013年买了一台sandybridge的i3 hp probook 4230, 一颗128G的美光c400做系统盘 不但用来写作业代码,还能看个片儿 所以就没折腾过, 隔年14年电池坏了换了电池顺便就i3变i7, i3 cpu换了2根8Gddr3 1600.后来128G有点存炸买了个源兴的512G 和c400性能接近。当时想要是edo内存的老奔腾没有扔掉,跑个memory benchmark不知道能不能快过这片ssd T..T ,这个时候,我还把旧硬盘腾了2块完好的2T 希捷装进了厂商朋友送给我的一个atom+ION离子小电脑里,一开始是用黑苹果服务器版,后来懒得折腾旧换成了nas4free,第一次用上了zfs,Raid0 千兆网跑满在垃圾硬件的带宽给我带来了相当够本的满足感。但是最后2个2T坏掉一块 多数的影片丢失,因为恢复数据的大哥也没恢复过zfs. 2013年人生的第一回用上了自己的NAS服务器,凄惨收场。 离子ATOM平台没有多余的PCIE 我不得不丢弃minipci的无线网卡,换上mpci转2*sata的适配器 追加了5块4TB 西数的黑盘,自此我有了一台16T可用容量raid5冗余数据校验起来声音像是炒豆子那般响的黑群晖.

话说那台probook真的不负众望,不但流畅运行win7和macOS Mavericks,还承接了我在学习ios/android开发中的虚拟机运行任务这是我首台实际用上支持vt-d虚拟化直通功能的设备(后来一查酷睿2扣肉就已经在桌面级上支持了vt-x/vt-d),各种系统,各种IDE,xcode,eclipse,vsstudio,各种指令集交叉armV6/V7上的代码编译毫无惰怠,多年下来除了夏天需要辅助散热,从没有坏过。夏天的时候集成hd3000的这颗老i7硬是玩了星级2和暗黑破坏神3,我的乖乖,甚至是显卡危机1也是勉强播放过幻灯片。这块i7 2640的单核效能应该是被我榨干的,在win7这样的游戏环境下 有了散热底座的i7可以被软件ThrotleStop给固定在turbo speed 3.5Ghz下,给了我足够流畅的文书 和写代码以及常见的桌面娱乐环境直到2017年。

这期间没得高端显卡的我在德亚海淘了xbox one,就是完了gta v和NBA2K18以及刺客信条:大革命,5块西数黑盘坏了3块目前剩下的2块丢进了qnap垃圾nas里,放了一点没用且需要不时更新的东西,群晖的容量则是到了62个T,花了8个10TB的硬盘才得到的容量,只不过好在我之前一直是用的ext4的raid5,所以大部分收藏的历史纪录都完好无损地迁移到了新盘阵里,少量地索引失效全部都校验回来了。

万万木有想到到了2016过完我的台机就都没有再更新过了。2017年有了一台Mini-ITX的skylake,内存还是旧的ddr3,只有一个PCI-E,所以没有挂载显卡,但是在黑苹果下用上了万兆网卡,交换机与nas服务器也陆续升级到了万兆。到了今天这台黑苹果已经换成了proxmoxK8s系统 倒霉的是万兆网卡的芯片厂商倒闭了 CEO说不会再更新tehuti系列的网卡芯片的驱动了。这跟他妈的nvidia与苹果不再macPro上支持cuda系列显卡有啥不同? 苹果这企业丧心病狂啊

总之到了今天 旧玩具还在发光发热的就只剩下这颗probook里面的i7 2640m了,其余都成了废品或者藏品。2015年自购的MacBookPro15寸也在2020年苹果再一次切换到处理器架构的今天成了个彻底没用的上网本也是卡到一个掉渣。只是没想到AMD此刻再次崛起挑战了英特尔的牙膏系列。我也回头胡子一拉茬了。